曾是最酷的无人机公司 Lily,直到最后一刻还在编造硅谷式的谎言

作者: 时间:2020-07-16动力前瞻177人已围观

曾是最酷的无人机公司 Lily,直到最后一刻还在编造硅谷式的谎言

2015 年 5 月,一个影片一夜之间红爆了整个科技圈:一台叫 Lily 的无人机,可以从手上直接抛出起飞,跟随目标拍摄,在手掌降落,甚至,它还是防水的……

但是就在日前,Lily 无人机突然向参与预订的用户发出邮件:因资金短缺无法完成无人机的製造和发货,Lily 宣布倒闭,退款将在 60 天内退回给用户。而就在 1 个月前(2016 年 12 月),Lily 还在官网说,「最后的预订机会,以及我们要出货了。」

在过去 2 年全球轰轰烈烈的「大造无人机运动」中,Lily 是倒下最快的,也是当初的故事最绚丽的。直到倒闭前的一刻,这家公司还在吊大家的胃口,说「我们要发货了」,一个经典的硅谷式谎言。

实际上,3 年多过去了,直到倒闭,Lily 也没能向用户发出一台无人机。

一夜爆红的 Lily

Lily 的影片爆红时,无人机行业领头羊的大疆刚发表精灵 3,虽然它最高已经可以拍摄 4K 影片,但相比前代产品,也只算是硬体上的小幅提升。大家更想看到的,是 Lily 那样超越时代、挑动神经的「黑科技」。

2014 年,24 岁的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毕业生 Antoine Balaresque 和几位同龄人创立了 Lily。在他的描述中,一次家庭旅行中,所有的照片都没有母亲,让他萌生了做无人机(他的说法是个人专属相机)的想法。

曾是最酷的无人机公司 Lily,直到最后一刻还在编造硅谷式的谎言

 Lily 无人机创始团队。

一个大学生的创业计画,而且是软硬体结合,Lily 一开始并没有受到投资人的青睐。2014 年 4 月,他们才从 9 个投资者那里一共获得 100 万美元的种子轮投资,其中还有非营利性的校园风投机构 Dorm Room Fund(宿舍基金)、SkyDeck Berkeley(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的校内孵化机构)。

2015 年的影片让 Lily 无人机彻底红了,后续的投资人中,又加入了曾投资 Slack 和 Twitter 的星火资本、投资 Hyperloop One 的 Sherpa Capital,以及由网易前 CTO 许良杰和原腾讯联席 CTO 熊明华创办的来自中国的投资机构──七海资本。2015 年 12 月底,Lily 完成了 1,400 万美元的 A 轮融资。

和融资一起飙升的是用户的预订数。影片发表的同时,Lily 宣布接受全球预订,在 6 月 15 日前预订,还能享受 499 美元的优惠价格,无人机将于 2016 年 2 月开始出货,出货后将调价为 1,000 美元。

499 美元,是同期发表的大疆精灵 3 高级版的一半。而且,Lily 有更酷的外型、更多的黑科技,相比之下似乎高下立判。截至 2016 年 1 月,Lily 的预订数达到 6 万台,公司也获得了 3,400 万美元的订金。

看上去 Lily 一切顺利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就在完成 A 轮融资之际,Lily 宣布将延迟出货,原定的 2016  年 2 月出货将延迟至夏天。

这个消息发布前,儘管已经有人指出 Lily 的影片可能不是实拍,看起来酷炫的功能其实有非常多限制条件,但预订用户更多的还是期待。

在 Lily 的官方 Facebook 页面上,有人态度友好地不停地提出关于无人机的疑问,除了 Lily 官方客服,预订的用户也会互相解答疑问。 Antoine Balaresque 也透露,除了美国和欧洲,还有大量来自中国的订单。

曾是最酷的无人机公司 Lily,直到最后一刻还在编造硅谷式的谎言

当时,Antoine Balaresque 也频繁接受中国媒体的採访。对于来自中国无人机厂商的质疑,他似乎信心满满:

不断跳票的 Lily

2015 年 12 月第一次宣布延迟出货只是 Lily 跳票的序幕。

和研发和出货能力形成鲜明对比的可能是它的行销能力,2016 年 1 月,Lily 获得 CES 「最佳创新奖」。对此,一名叫 Scot White 的用户在 YouTube 表达了强烈的质疑,他找出所有 Lily 无人机露面的影片,总结称:Lily 第一次试飞就出现了飞行不稳的问题;飞机没有起落架,在手掌上起飞、降落也是非常不安全的;另外还有一次,《卫报》的记者在试飞 Lily 时,从手中抛飞未能成功,被无人机「反咬」了一口。这个记者质疑:「你们怎幺用一个还不存在的东西拿奖?」

对,即使是这样一个远远称不上完美的无人机,Lily 都没能最终量产。

2016 年 2 月到来后,越来越多的预订用户发现了 Lily 延迟出货的消息,此时在 Facebook 页面的讨论已经没有那幺友好。

3 月,大疆精灵 4 发布,这是一台因为加入了机器视觉而变得智慧的无人机。 Lily 创始人认为避障系统无法集成到小型无人机内,精灵 4 就做到了。有取消了预订的人愤愤不平地去 Facebook 留言,「快点退款买精灵 4 吧,它们不延迟出货喔。」

原定的发货日期不断临近,但 Lily 的官方部落格上仍没有关于产品研发进度的说明。它的 Facebook 页面倒是很活跃,每天都会更新媒体对 Lily 无人机的报导,以及 Lily 团队的工作人员拿着无人机试飞的影片。

用户也越来越没有耐心。2016 年 4 月,Lily 在 Facebook 页面上发布了一段无人机跟随拍摄的影片,一个用户立刻回覆,「我要去退款了,画面一点都不稳定」;还有一位更不客气,「如果最终效果就是这样,那我不如去买个 GoPro 绑在鸽子身上,我越来越觉得应该加钱买大疆了……」

曾是最酷的无人机公司 Lily,直到最后一刻还在编造硅谷式的谎言

面对用户的不断催促,Lily 曾在 Facebook 回覆称将在 2016 年 5 月中旬出货;到了 5 月,时间又被延迟到夏天晚些时候出货,但已经没有明确时间;到了 8 月份,Lily 突然宣布,发往美国的首批无人机将延迟到 2016 年 12 月,发往欧洲的更是要到 2017 年。

到 2016 年 11 月,Lily 的官方 Facebook 页面下只剩下愤怒、惋惜和遗憾,曾经非常活跃的帐号也很少再更新,评论下,更是再也见不到来自官方的回覆。

曾是最酷的无人机公司 Lily,直到最后一刻还在编造硅谷式的谎言

一名叫 Jamie Howell 的用户写到,「致 Lily 团队,3 週前 Mavic 发布时我申请了退款,并在今天拿到了钱(到我的 Paypal 帐户)。没什幺难受的,我依然期待 Lily,但我受够了等待。17 个月的等待后,因为汇率的原因,退款让我多赚了 6 元。真是一笔好投资啊。」

Lily 的泡沫是怎幺被戳破的

现在,Lily 终于宣布倒闭,它终于不用再一次延迟出货了。

Lily 倒在哪里?技术可能是最根本的原因。从最近小米无人机的挫折就可以看出,无人机不是一个能一蹴而就的产品。

我们可以看一下这个行业的佼佼者:大疆在 2006 年就已成立,从直升机飞控入手到多旋翼无人机,它已经在飞行技术上积累十多年;最近才做出成功的消费无人机产品 DOBBY 口袋无人机的零度智控,也是在 2007 年就开始涉足固定翼无人机研发。

但是,技术积累的时间并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,和 Lily 有点相似的是 Hover Camera 无人机,这个成立于 2014 年的年轻无人机企业同样先用影片红爆了科技圈:一个螺旋桨被封闭式碳纤维保护板包裹起来的无人机,可以用手直接抛飞,也可以在手上降落,而且更加安全。 Lily 无人机的概念影片里的跟拍、电子防震云台,也都完全实现。

曾是最酷的无人机公司 Lily,直到最后一刻还在编造硅谷式的谎言

 Hover Camera

Hover Camera 和 Lily 在概念和产品定位上有很多相似之处,不同的是,Hover Camera 在 2016 年 10 月正式开卖,Lily 却一直没有量产。

这或许跟 Hover Camera 的创始人王孟秋是史丹佛的博士,并在 Facebook、阿里巴巴和 Twitter 有实际的工作和管理经验有关,但更重要的是,他们能做得出来一架无人机,并且认为让一架很酷的无人机量产,这件事比拍一堆行销影片更重要。

但 Lily 的创始团队没有能力做出他们想像中的无人机,而从 3 年不更新的设计和对市场的改变来看,或者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认真地把产品做出来。

一名中国无人机行业从业者早在 2015 年 5 月 Lily 爆红时就在朋友圈写道,

 来自中国投资人的回应

在 Lily 跳票这件事不断发酵的同时,如前文所提到的,人们也开始把目光放在投资了这家公司的包括创源投资(InnoSpring)以及七海资本在内的有中国背景的投资方身上。

在一份回应 PingWest 品玩的採访中,创源投资(InnoSpring)现任 CEO 王笑称 Lily 在日前关门大吉,「是个伤心的日子」,并仍然认为两位年轻的创始人是聪明,且有理想的。儘管这家公司仍然是众筹史上的纪录保持者,但一个公司能成功,只有决心、只有创意是不够的,最终还要回到商业本质。

而王笑认为从 Lily 的失败中,她的理解是:

    一些创始人在初期资本主动追逐的时候太过自我,低估了资本在整个创业过程中的价值。领投人可能除了投资,也更应该在公司出现问题之前就给创业者一些必要的指导。硬体创业者不该忽视行业巨头的霸主地位,反而要比他们更快更有创意。

她不无感伤地说:

12 日是个伤心的日子,Lily Camera 正式宣布关门大吉,退回 $50 Million 订单预购款。两年前我认识了 Antoine 和 Henry,两位年轻有理想的创始人,他们很聪明,在自己的宿舍敲敲打打就完成了产品模型,在没有钱,没有硬体产品经验的前提下,用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走到了今天。一个影片产生了 5 千万美元预购成绩,这是产品众筹史直到今天的纪录保持者,但一个公司能成功,只有决心、只有创意是不够的,最终要回归商业的本质,那些所谓的两年百亿市值 3 年要上市的新闻,只是忽悠吃瓜群众而已,一个这样的 autonomous flying camera,需要完美的机器视觉和图像捕捉软体技术,完美的无人机平衡和控制技术,完美的防水製程、工业设计、供应链管理、批量生产控制和大量的资本支持,成功还是失败,和创始人的性格、管理方法息息相关,做为投资人和朋友,只能和创始人背靠背,但最终支持他的决定。有几点和大家共勉:

    硅谷有很多创始人容易在初期资本主动追逐的时候太过自我(投资人都理解我说的这个),但更重要的是,不要因为追求暂时的高估值、限制投资人佔股的比例,就轻易拒绝 money on the table,不要低估资本的价值,公司发展所需要的资金永远比你想的多,尤其是硬体公司,研发生产成本估计的基础上至少要乘以 2 到 3。领投人是谁不那幺重要,更重要的是这个人否能在问题出现之前就花时间指导 CEO,帮助他成长,我们都不完美。投资人是否能帮你,在关键的时候提供价值,在这个案例上,中国投资人真的更给力。创始人也好风险投资也好,你要注意巨头并不是沉睡的野兽,尤其在硬体行业,巨头对各个环节的霸主地位不可小觑,小公司这个时候一定要更快、更好、更有创意。做为我自己,既然进入了早期风险投资这个行业,我是谁并不重要,我的工作内容更加重要,我们的创始人更重要。最后对我的 LP 和帮助过我的人,我感激不尽(声明一下以上都是我个人的感受,绝不代表其他任何人的意见)。

相关文章